剑来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春风得意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剑来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春风得意

  周密似乎早有谋划,除去两人所立渡船依旧毫无变化,可是此外所有天地,连同一条载船的桃叶渡,桃叶渡所在的大泉王朝,桐叶洲,浩然天下,却仿佛化作了一片太虚境地,唯有日月悬空作两盏灯烛,照彻之下,犹如一叶虚舟,两位仙人联袂蹈虚空,一同跨过千秋万古之光阴长河。  一幅幅走马观灯图在渡船变化不定,绽放出光阴画卷独有的七彩琉璃色,映照得对峙两位读书人,熠熠生辉,恍若两尊寂然无心的远古神人。  齐静春站在浮舟一端的船头,环顾四周,看那倏忽出现、蓦然消逝的众多光阴画卷,这位青衫文士,其实生前远游不多,算是文圣一脉嫡传当中,走过山河最少的一个,年少求学,少年治学,后来只是陪着想要转去练剑的师兄左右,一起散心,游历过一趟中土神洲,不过短短数年光阴,其实也未曾去过太多山水形胜之地,再之后便是文脉遭遇浩劫,叛出文圣一脉道统的绣虎崔瀺最终选择宝瓶洲,成为大骊国师,齐静春则看似与之反目成仇,针锋相对,直接带着文圣一脉的两位记名弟子,茅小冬和马瞻,三人一同赶赴宝瓶洲,在大骊王朝京畿之地,开创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山崖书院,处处事事掣肘崔瀺。在那之后,齐静春又担任骊珠洞天的坐镇圣人一甲子。  周密一样在打量四周,查探一些微妙的大道显化、泄露天机,很快就被周密发现了蛛丝马迹,在那些光阴画卷的间隙,有那星光点点的微妙异象,如烛火飘摇,哪怕灯烛远去,原地却依然有丝丝缕缕的微弱火光残存,最终勾连成一条路线清晰的道路,就像是一条承载光阴流水的河床。若是放在桐叶洲的真实山河当中,这条道路就是起始于扶乩宗,喊天街,桓家飞鹰堡,一路由西及东。北晋国与大泉接壤处,埋河水神庙,桃叶渡,照屏峰,北去天阙峰渡口,由南往北,其中以道观道旧址,作为最重要的中枢渡口。  周密虽说奇怪齐静春为何不做半点遮掩,反正暂时闲来无事,便随口道破天机:“这条陈平安当年走过桐叶洲的路线,就是师兄崔瀺帮你选择的‘船锚’灯火?所以半点不怕我先前在扶摇洲,驾驭光阴长河针对十四境白也的手段?也就是说,如今齐静春心中仅存数念,其中一个大念头,便是你那师弟陈平安?看来你们两人的师弟,也未曾让两位师兄失望,游历途中,有意无意,心念颇重,好似在与某人共游山河。这个最终成为你们文圣一脉关门弟子的读书人,估计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生平著述第一书,便是这部山水游记,好个无巧不成书,恰好与今日齐静春今天远游桐叶洲,遥遥呼应。”  齐静春浑然不觉,只是在那边打量光阴画卷。  周密不认为是齐静春的手笔,多半还是那头绣虎的谋划,崔瀺行事更加功利。  难怪这个齐静春一现身,就敢将战场选择在桐叶洲,一个已算周密囊中物的大天地,因为退路都已经被师兄崔瀺和师弟陈平安合力铺好了。  这条退路,又像有稚子嬉戏,无意间在地上搁放了两根树枝,人已远走枝留下。  又像是一条陋巷道路上的泥泞小水滩,有人边走边放下一块块石子。  如今的齐静春,比较古怪,既无身躯皮囊,也无真实魂魄。可虽是个一切实物皆空空荡荡的无境之人,却又有十四境修为。  所以齐静春不太能够分心起别念,不然就自己打破这种玄之又玄的境地,简而言之,就是齐静春早已画地为牢,只存下几个可以称之为信念的想法,其余全部斩尽,化作傀儡,这么多年来,齐静春始终将自己拘押在某一截光阴长河中,此间煎熬,世上能懂几人,不超过一手之数,三教祖师,崔瀺,周密。此外十四境,哪怕修为足够,但是对于光阴长河的了解,终究不如他们五人透彻。  所以齐静春其实很容易答非所问,自说自话,一切都以几个残存念头,作为所有立身之本。一旦多出念头,齐静春就会折损道行。  故而双方接下来这场厮杀,与以心中诗歌合道的白也,大不相同,仗剑白也是心中诗篇不用尽,就一直是修为巅峰,眼前齐静春的十四境的境界,却只会越来越“下山”。  齐静春都不着急,周密当然更无所谓。  周密突然笑道:“知道了你所依,骊珠洞天果然因为齐静春的甲子教化,曾经孕育出一位文武两运融合的金身香火小人。只是你的选择,算不得多好。为何不挑选那座神仙坟更合适的泥塑神像,偏要挑选破损严重的这一尊?道缘?念旧?还只是顺眼而已?”  同样是圣人一般的言出法随,被周密一语道破天机后,在那齐静春身后,便自行显现出一尊隐秘法相,是一尊彩塑斑驳、金身破碎不堪的五彩披甲神人,却头别玉簪。铠甲鳞片连绵,甲胄边缘饰有两条珠线,连串宝珠颗粒圆润饱满,断臂极多。以金色小人所凝聚出来的山河气运,齐静春以一种另辟蹊径的法门,达到一种暂时重塑完整魂魄的境界,再以一尊道门灵官神像作为栖身之所,又以佛性稳固“魂魄”,最终契合一句佛理,“明虽灭尽,灯炉犹存”。  这既是儒家读书人孜孜不倦追求的天人合一。也是佛家所谓的远离颠倒梦想,断除思惑,住此第四焰慧地。更是道家所谓的蹈虚守静、虚舟空明。  齐静春始终对周密言语置若罔闻,低头望向那条相较于大天地显得极为纤细的道路,或者说是陈平安昔年游历桐叶洲的一段心路,齐静春稍稍推衍演化几分,便发现昔年那个背剑离乡又归乡的人间远游少年,有些心路,是在开怀,是与好友携手游览壮丽山河,有些是在伤心,例如飞鹰堡街巷小路上,亲眼目送一些孩子的远游,有些是难得的少年意气,例如在埋河水神府,小夫子说顺序,说完就醉倒……  本不该另起念头的青衫文士,微笑道:“心灯一起,夜路如昼,天寒地冻,道树长春。小师弟读了好些书啊。”  齐静春强行打破自己当下某种程度上所谓的精诚心境,喃喃道:“先生太忙。崔瀺太狠,左右太倔。年纪太小,担子太重,天底下哪有这么劳心劳力的小师弟。”  齐静春也不看那周密,“是不是欣喜且奇怪,我会如此自毁道行,教了你何谓惟精惟一,我却又主动退出此境。你这种读书人,别说做到,懂都不会懂。知道你不信,这一点跟当年刚到骊珠洞天的崔东山很像。不过你也别觉得自己与绣虎是同道中人,你不配。崔瀺再离经叛道,那也是文圣一脉的首徒,还是浩然书生。”  周密笑道:“又不是三教辩论,不作口舌之争。”  齐静春一笑置之,先抬袖一档,将那周密心相大日遮掩,我不见,天地便无。身为这方天地主人的周密你说了都不算。  再双指并拢,齐静春如从天地棋罐当中捻起一枚棋子,原本以日月作烛的太虚夜幕,顿时只剩下明月,被迫显现出一座无涯书海,月光映水,一枚雪白棋子在齐静春指尖迅速凝聚,好似一张宣纸被人轻轻提拽而起。整座无垠书海的水面,瞬间漆黑一片如墨池。  齐静春松开手指,白子静止悬空,又将那明月遮掩,齐静春转去捻起一枚黑子,使得原本仿佛墨池的天地气象,重现光明,变成只剩下大日照彻、雪白一边的景象。  齐静春说道:“皆碎。”  悬在他身边的黑棋白子,一个轻轻磕碰,砰然而碎。  周密先前悄然布置的两座天地禁制,就此破开,荡然无存。  周密微微皱眉,抖了抖袖子,同样递出并拢双指,指尖分别接住两个轻描淡写的黑白文字,是在周密心湖中大道显化而生的两个大妖真名,分别是那荷花庵主和王座曜甲的真名。  周密同样还以颜色,摇摇头,“山崖书院?这个书院名字取得不好,天雷裂山崖,因果大劫落顶,以至于你齐静春躲无可躲。”  齐静春一躲,大道因果就会殃及整座骊珠洞天,还要连累整座宝瓶洲的山河气数,那么如今一国即一洲的大骊王朝,文武气运会减少三四成,那么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如今应该身在陪都附近了,而不是被硬生生阻滞在南岳地界上。不过绣虎崔瀺依旧是不太介意此事的,无非是收缩战线,使得一洲防御阵型更加紧密,最终屯兵在那条多半会改个名字的中部大渎两岸,死守陪都,一旦如此,蛮荒天下折损更少,却反而让周密觉得更加棘手。  “那我就听命古人,敕令鬼神磨山崖。”  周密言语落定之时,四周天地虚空之中,先后出现了一座白描的宝瓶洲山河图,一座尚未前往大隋的山崖书院,一座位于骊珠洞天内的小镇学塾。  三处景象皆是周密的心相假象,却极有可能是的十四境齐静春的心湖真相。  这等不落实处半点的术法神通,对任何人而言都是莫名其妙的白费功夫,唯独对付如今齐静春,反而有用。  一尊尊远古神灵余孽脚踩一洲山河,瞬间陆沉,一场疾风骤雨落在山崖书院,掩盖琅琅书声,一颗凝为骊珠的小洞天,被天劫碾压崩裂开来。  齐静春由着周密施展神通,打杀对方自以为是的三个真相。笑道:“蛮荒天下的文海周密,读书确实不少,三百万卷藏书,大小天地……嗯,万卷楼,天地不过寥寥三百座。”  周密点头道:“不算什么本事,只是难免念旧。”  齐静春笑问道:“就这么无头苍蝇乱撞?是舍不得祭出压箱底的手段,不愿让我见一见师弟在你心中的形象,还是在担心谁,作更长远的谋划?”  周密笑答道:“又不是学塾夫子与蒙童,学生有问,先生解惑。”  照理说周密已经察觉到了那条灯火心路,第一个打杀的,就该是剑气长城的年轻隐官。  而周密通过离真在对岸年复一年的观察、对话和挑衅,事后再反过来翻检离真和“陆法言”、一近一远的所见的两条光阴长河景象,对陈平安的了解,不算浅了。何况还要加上一个周密的嫡传弟子,剑修流白。当初甲子帐设置的山水禁制,本就是“陆法言”或者说是周密的手笔。年轻隐官不见天日,周密看他却完全无碍,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心境变化,都无缺漏。  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那个年轻人,不知是误打误撞运道好,还是谨小慎微惯了,让周密无法找到一个对方的心扉切入口,不然周密的阴神远游,落脚之地,就是陈平安的心湖,以年轻隐官的人身小天地,帮周密隔绝剑气长城大天地,“陆法言”迟早有一天,就会成为一个新的陈平安。  这桩谋划,周密不敢说一定能成,可只要年轻隐官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而在此期间,那部山水游记,其实坏事极多。本该成为崔瀺与周密各展神通的一记共同神仙手,当时周密之所以授意离真,交出此书,让困居一地无聊至极的陈平安借阅一番,因为周密觉得会是个打破僵局的契机所在,最少会让陈平安心境出现涟漪,不曾想反而使得陈平安道心更加坚韧,好像只不过翻书一遍,就立即察觉到了绣虎崔瀺的用心。  读书人逃得过一个利字牢笼,却未必逃得出一座“名”字天地。  所以在离真交出那本山水游记之时,周密其实就早已在陈平安之前,先行炼字六个,将四粒灵光隐匿其中,分别在第四章的“黄鸟”、“鱼龙”四个文字之上,这是为了提防崔瀺,除此之外,还有“宁”“姚”二字,更分别藏有周密剥离出来的一粒神性,则是为了算计年轻隐官的心神,不曾想陈平安从头到尾,炼字却未将文字放入心湖,只是以伪玉璞神通,收藏在袖里乾坤当中。  当时已经沦为周密合道阴神的“陆法言”,破例现身,前往城头与陈平安闲聊,其中一事,就是彻底打消那些灵光和神性,再借助光阴长河的倒转逆流,使得陈平安浑然不觉。  不过由此可见,绣虎是真不把这个小师弟的命当一回事,因为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陈平安就不再是陈平安。  又或者那本游记上“陈凭案”和“罄竹湖”的问心局,也算崔瀺一种匪夷所思的护道?那么早就让一个少年,置身于人心鬼蜮险象环生、本我道心随时会崩溃的处境当中?  萧愻身上法袍是三洲气运炼化,左右出剑斩去,就等于斩在先生身上,左右依旧说砍就砍,出剑无犹豫。  齐静春又是如此的十四境。  再加上剑气长城的年轻隐官,宝瓶洲的绣虎崔瀺。  文圣一脉嫡传弟子,都不用谈什么境界修为,怎么修的心?都是什么脑子?  周密有些由衷佩服,撤去那三座徒劳无功的心相天地。  他双手负后,“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好多隐藏后手,世人都无从知晓,输了怪命,赢了靠运。齐静春只管放眼看。”  这座一望无垠的无涯书海,看似完整如一,实则纵横交错,而且不少大小天地都玄妙重叠,错落有致,在这座大天地当中,连光阴长河都不复存在,只是失去两道既是天地禁制又是十四境修士的“障眼法”后,就出现了一座本来被周密藏藏掖掖的阁楼,接天通地,正是周密心中的根本大道之一,阁楼分三层,分别有三人坐镇其中,一个形销骨立的青衫白骨读书人,是失意贾生的心境显化,一位相貌清癯腰系竹笛的老者,正是切韵传道之人“陆法言”的形容,寓意着文海周密在蛮荒天下的新身份,最高处,顶楼是一个约莫弱冠之龄模样的年轻书生,但是眼神幽暗,身形佝偻,意气风发与暮气沉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象,轮流出现,如日月交替,昔年贾生,如今周密,合而为一。  齐静春根本无需举目远眺,那处阁楼景致,就纤毫毕现,一层书籍堆积如山,摆放颇有讲究,很花心思,其中一座正是穗山形制,除了摆放出一幅出自三山九侯先生笔下的五座书山,算是天下最古老的五岳真形图,在这之后,周密还异想开天,炼字无数,数以千万计,在阁楼第一层,矗立起了九座雄镇楼,其中以镇剑楼和镇白泽最为用心堆积,所选书籍,大有学问。  阁楼第二层,一张金徽琴,棋局残局,几幅字帖,一本专门收集五言绝句的诗集,悬有文人书房的楹联,楹联旁又斜挂一把长剑。  齐静春不理会那个周密,只是好似心游万仞,随意翻看那些三百万卷书。  以静字凝神,以春风翻书。  三百余座高高低低、交错重叠大小天地,大大小小、歪歪斜斜搁放的先贤书籍,有不少都是齐静春生前未曾有机会翻阅的古籍孤本。  周密微笑道:“生平最喜五言绝句,二十个字,如二十位仙人。如果刘叉只顾自己的感受,一次都不愿听命出剑,就只好由我以切韵姿态,帮他问剑南婆娑洲醇儒。我心中有显化剑仙二十人,刚好凑成一篇五言绝句,诗名《剑仙》。”  “远古时代总计十人,其中陈清都,观照,龙君三人活命最久,各自都被我有幸亲眼见过出剑。后世剑修剑客十人,依旧无高下之分,各有各的纯粹和风流,白玉京余斗,最得意白也,敢去天外更敢死的龙虎山祖师赵玄素,如今敢来桐叶洲的当代大天师赵天籁,舍得借剑给人的大玄都观孙怀中,独自游历蛮荒天下的年轻董三更,差点就要跟老瞎子问剑分生死的陈熙,大髯豪侠刘叉,最不像亚圣一脉读书人的阿良,还有出身你们文圣一脉的左右。”  “此外,无善无恶心性自由的萧愻,大道可期的飞升城宁姚,未来的刘材,以及被你齐静春寄予厚望的陈平安,都可以算作候补。”  齐静春好像难得有在听周密的言语,只不过依旧分心翻书不停歇。  周密望向阁楼顶楼的那个年轻贾生的自己。  顶楼内,一只香炉放在一部书籍之上,书籍又放在一张草编蒲团之上。  周密自言自语道:“人间不系之舟,斩鬼斫贼之兴吾曾有。天地缚不住者,金丹修道之心我实无。”  齐静春看了眼阁楼,“你选择以书与世为敌。与古作伴。与天为友。只是看着人心自由罢了。不要觉得中土文庙接纳了太平十三策,就当真万世太平了。做不到的。”  崔瀺年轻时代师授业,曾经有一语,他说一个真正的强国,是在太平盛世,有侵略别国的实力,却选择相安无事,是一国之内,耕读传家,人心凝聚,是人与人之间的互为卯榫,是每个远游人与家乡人从未人心疏远,是让更多不曾读过圣贤书的人,都在做那不知书也达理的事。  老秀才悄悄站在门口,轻轻抚掌而笑,好像比赢了一场三教辩论还要高兴。  那是左右第一次主动提出今天可以喝酒。  老秀才那天喝酒后,心情格外好,也借着酒劲,一脚踩在长板凳上,高高举起手臂,洒了酒水都不顾,兴高采烈说了一番言语,是先生一场自问自答,什么叫赤子之心?是与所做之事壮举与否,与一个人年纪大小,其实都关系不大,无非是有人过河拆桥,有人偏要铺路修桥,有人端碗吃饭放筷骂娘,有人偏要默默收拾碗筷,还要关心桌凳是否稳当。有人觉得长大是世故圆滑,有人偏觉得成长,是可以为己为人承受更多的苦难。有人觉得强者是无所拘束,是一种唯我独存的纯粹自由,有人偏觉得我要成为强者,是因为我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  那也是左右第一次说明儿也可以喝酒。  不过补了一句,让小齐摆摊挣钱去,我和师兄负责配合暖人气,傻大个别凑热闹,只会吓跑客人。  许多被春风翻过的书籍,都开始凭空消失,周密心中大小天地,瞬间少去数十座。  换成是一位上五境剑修,估计哪怕是倾力出剑,能够不耗半点灵气,都要出剑数年之久,才能打消如此多的天地禁制。  周密似乎有些无奈,道:“借此分心起念,读书人窃书当真不算偷吗?”  齐静春瞥了眼阁楼,周密一样想要借助他人心中的三教学问,砥砺道心,以此走捷径,打破十四境瓶颈。  就此更上一层楼,登楼更登天,周密欲想一人高过天。  至于那些所谓的藏书三百万卷,什么大小天地,一座心相三层阁楼,都是障眼法,对于如今周密而言,早已可有可无。  周密摇头道:“不太容易。”  齐静春微笑道:“蠹鱼食书,能够吃字无数,只是吃下的道理太少,所以你跻身十四境后,就发现走到了一条断头路,只能吃字之外去合道大妖,既然如此费劲,不如我来帮你?你这天地参差不齐?巧了,我有个本命字,借你一用?”  周密摇头道:“借那‘齐’字就算了,我怕被那召陵许君拼了身家性命不要,联手崔瀺,坏我道行。不过是被你吃掉三百万卷藏书,兼并所有天地,再一同彻底消散在浩然天地间,还是我再吃掉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十四境,打破瓶颈,你我双方,确实可以一赌。”  齐静春终于开始第一次翻检三教书籍,先挑孤本善本,然后读或未读过,都一并被春风翻过,一本本书籍就此消失,融入十四境齐静春大道中。  周密微皱眉头。  齐静春翻书一多,身后那尊法相就开始渐渐崩碎,身边左右两侧,出现了两位齐静春,模糊身形逐渐清晰。  一个宝相庄严,一个身形枯槁,居中之齐静春,依旧是双鬓霜白的青衫文士。  周密渐渐松开眉头。  等这齐静春吃书足够多,任由对方“三教合一”,在周密心中立教称祖便是。  那齐静春还真就一鼓作气翻完再“借走”了三百万卷藏书。  周密突然心弦紧绷,二话不说,首次全力施展神通,三百六十五座气府,皆有以蛮荒天下大妖、剑气长城剑修、神灵余孽转世,悉数被周密炼化为本命物,负责坐镇各大人身洞天福地之中。  原来这周密的合道,已将自己魂魄、肉身,都已彻底炼化出一副洞天福地相衔接的气象。  故而周密本身,已经等于是一座当之无愧的崭新天下!  一旦齐静春在此天地三教合一,哪怕跻身十五境,肯定并不稳固,而周密先手,占尽天地人,齐静春的胜算确实不大。  但是周密如何都没有想到这对师兄弟,竟然会来这么一记失心疯的无理手。  齐静春的十四境确实撑不过太久,但是那头绣虎一旦跻身十四境?借助他周密的三百万藏书,双方境界,选择以一旧换一新呢?  宝瓶洲中部陪都那边,“绣虎崔瀺”一手抬起,凝为春字印,微笑道:“遇事不决,还是问我春风。”  而身在桐叶洲周密心相中的这个“齐静春”,突然摇头,放声大笑道:“贾生计谋,果然让人失望。”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出水芙蓉》 《囚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