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第七十一章 有些喜欢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剑来

第七十一章 有些喜欢

    陈平安神情恍惚地走出屋子,来到小院,抬头望去,烈日当空,视线尤为清晰,天空如同褪下一层层釉色的瓷胚,光洁可人。     陈平安无意中察觉到呼吸有些凝滞,便坐在门槛上,屏气凝神,双手十指结剑炉拳桩。     一炷香后,陈平安这才感受气息平稳顺畅起来,刚要站起身,眼角余光一瞥,一屁股坐回门槛,瞪大眼睛望去,不知何时院子角落,安安静静躺着一块黑色石头,世间最好的磨剑石,斩龙台!     陈平安赶紧起身,快步走去,蹲下身仔细端详,跟之前那座倒塌的天官神像台座相比,好像被人刀切豆腐似的,一刀直直下去,就干脆利落地一分为二。陈平安揉着下巴,一点一点挪位置,换了一个方位蹲着,东南西北挪了一圈,屁股回到原位后,愈发确定,正是“菩萨点头”的那尊神像脚下台座。     这让陈平安悚然,宁姑娘虽然喜欢说一些口气很大的话,但是她所有冷眼袖手的言语,绝对不会有半点作假,她说牢固异常的斩龙台,只能被大剑仙花大代价才能劈开,陈平安就确信无疑。那么这块斩龙台是自己长脚了,然后一路跑到他陈平安家宅子?     如今陈平安已经知道世上确有神仙鬼怪,还有不计其数的山魈精魅,但是石头成精,可能性不大吧?再说了,它跑谁家里也能享点福,跑自己这栋宅子除了遭罪还能做什么,有这么笨的石头精吗?     陈平安试探性问道:“喂,你能说话不?或者能听懂我说话吗?”     当然不能。     疑神疑鬼的少年摇晃脑袋,看不够。     大概是之前那个梦境太过真切,陈平安其实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导致现在看什么都透着古怪。     许多当年没有深思的小事,如今串在一起,好像一下子就说得通了。     齐先生说世上的确有,宁姚更是说过了外边天地的光怪陆离,     哪怕是姚老头,其实也早就零零碎碎说了许多,简简单单的入山一事,有诸多讲究,姚老头曾经说过很多,比如那些个不起眼的老树墩子,有可能是山神的座椅,坐不得。还说天底下的山,无论大小,其实一脉相承,只不过有着祖孙之分。     陈平安在这一刻,突然很好奇,很想知道小镇所在的骊珠洞天,到底如何才能看到全貌?是不是只有爬到那座比披云山更高的山峰,才能一览无余?     陈平安收起思绪,低头看着那块黑色石头,想着要把它搬去铁匠铺子,宁姑娘肯定用得着这块磨剑石。至于到时候宁姑娘如何处置石头,是选择自己磨剑,还是交给阮师傅,作为帮忙铸剑的谢礼,陈平安反正无所谓,他只是很好奇磨剑石到底如何磨剑,会不是跟自己磨柴刀差不多?     陈平安做事情从来不拖泥带水,下定决心之后就立即动手,伸出双手将磨剑石往上抬,能够抬离地面寸余距离,有些沉重,但还不至于搬不动,这就好办,陈平安去屋子找来一只箩筐。     很快少年就背着箩筐走在泥瓶巷,磨剑石之上覆盖一件衣衫。     走出泥瓶巷后,陈平安发现大街上行人众多,估计是那场突如其来的黑夜,让人瘆得慌,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大太阳,就都想着出来透口气。所以绝大多数小镇百姓都离开家门,走出巷弄来到大街,议论纷纷,时不时有人匆忙跑过,嚷嚷着铁锁井已经彻底干枯了,连那条悬挂井中不知千百年的铁链,也给哪家混蛋给偷偷搬走藏在家了。更有唯恐天下不乱的稚童孩子,三三两两,蹦蹦跳跳,满脸雀跃,乱七八糟说着那棵老槐树的变故。     原来那棵老槐“一夜之间”连根拔起,倒在大街上,满地的碎裂槐枝和和枯黄槐叶,一开始很多附近百姓觉得别浪费了,就顺手捡了枝叶回家烧火,一些个惫懒青壮,不情不愿被自家婆姨催促,拎着柴刀去劈砍更粗大一些的槐枝。不是没有人阻拦,祖祖辈辈生活在老槐树周边的小镇老人,大多痛心疾首,对那些占这种缺德便宜的汉子婆娘,直接破口大骂,也有老人苦口婆心说着老槐跟小镇的渊源,说这棵树是有灵气的,这么多年来,连枯枝坠落也只挑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愿砸在人头上,更不说每逢收成不好的时候,老树的槐花如米,填饱了多少人的肚子。     不管用。     那些青壮男人要么不理不睬,只管埋头砍树,脾气差一点的,就跟老人起了冲突,推推搡搡。总之有点乱。     听到老槐树那边的动静后,陈平安背着箩筐,犹豫不决,就放慢脚步,三步一回头,望向老槐方向。直觉告诉他应该去槐树那边瞅瞅,但是心底又有一个声音,让他赶紧去铁匠铺子。     他突然看到一个风一般的灵巧身影,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是个身穿大红棉袄的小女孩,让人哭笑不得是小闺女肩膀上,扛着一根粗如青壮手臂的槐枝,槐枝等人长,小女孩脚步飞快,跟车轱辘似的,活泼俏皮得很。     陈平安一眼就认出她,是那个独来独往的小女孩,来去如风,喜欢在小镇四处逛荡,她跟顾粲属于不打不相识,前不久在青牛背又 见过一面,她跟在那些神仙人物身边,好像跟那位年轻道姑关系尤其好,陈平安还送给她一块小蛇胆石。     陈平安赶紧出声喊她,红棉袄小女孩转过头,看到是陈平安后,咧嘴一笑,一双会说话的秋水眼眸,好像在说你有事快说啊,我听着呢,我还要忙着蚂蚁搬家!     陈平安忍住笑,招手道:“我跟你商量个事,最多耽误你一会儿。”     大红棉袄小女孩,扛着树枝就雷厉风行地跑过来,微微侧身,她抬起头,有些疑惑。     陈平安问道:“这截树枝,你是从老槐树那边搬来的吧?”     小女孩使劲点头,遗憾道:“不快一点的话,要被人抢光了。我力气小,只能搬得动这么点大的,我争取多跑几趟。”     陈平安心思急转,试探性问道:“你家如果是在福禄街那边,那就远了,你如果信得过我,可以先把槐枝放在我家院子,这样你就可以来回多跑几趟。”     小女孩默默权衡利弊,认真思量的同时,她一直在观察陈平安的眼神和脸色,大概是觉得陈平安没坏心,她点头道:“那你要我做什么?事先说好,我可扛不动太大的树枝,很沉的,我现在肩膀就有点像是火烧着了。”     陈平安掏出一串钥匙,摘下其中一把,递给小女孩,“这是我家院门的钥匙,你拿着。我不要你多做什么,只是让你抢槐树枝的时候,看看地上有没有没有变黄的绿色树叶,有的话就记得帮我收起来。”     她没有接过钥匙,瞪大眼睛,“就这?”     陈平安笑道:“对,就这个。你知道我家地方吧?”     她嗯了一声,“泥瓶巷左手边数起,第十二个宅子。”     她最后还是没有接过钥匙,“你家那边院墙不高,我可以把槐枝轻轻放进去,不用打开院门。”     陈平安才收起钥匙,红棉袄女孩已经转身飞奔离去。     陈平安觉得她就像是进了山的自己,她是走街穿巷,他是翻山越岭。     陈平安走出小镇,一直往南,等到他靠近“廊桥”的时候,骇然发现廊桥不见了。     已经恢复成记忆当中的那座老旧石拱桥。     不知为何,廊桥虽然崭新大气,还挂着亮眼的金字匾额,可陈平安还是喜欢眼前的老桥。     陈平安站在石桥这一头,没来由想起那个无法解释的梦,深呼吸一口气,缓缓走上斜坡。     越是临近桥中央,陈平安就越是紧张,本就大汗淋漓,更加汗如雨下,只是等他一直走到了拱桥那一头,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陈平安自嘲一笑,加快步子往铁匠铺子走去。     ————     青牛背那边,杨老头坐在青色石崖边缘,大口大口抽着旱烟。     老人脚下的水潭,涟漪阵阵,波光粼粼,水面之下,好像有大把大把的水草在摇晃,大太阳底下,仍是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阴森诡谲。     水面上,逐渐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老妪面孔,但是她却拥有一头鸦青色的头发,在水中绽放,此时老妪如丧考妣,颤声道:“大仙,昨夜我是真的不敢靠近那边啊,我试了好几次,一过去就像是钻进了油锅,比千刀万剐还难受,大仙,你就饶过小的吧,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杨老头冷漠道:“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你以后也一样,只需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含糊,就可以了。不过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你面前,就看你自己敢不敢争取了。”     老妪幽绿色的脸庞随水晃荡,说不出的鬼气森森,听到那位大仙有意为自己指点出一条明路,赶紧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老人缓缓说道:“如今小洞天已经缓缓落回人间,跟大地接壤,正处于落地生根的关键时期,过不了多久,就要与大骊王朝版图同气连枝,你之所以只能被称为河婆,而不是河神,就像是在世俗王朝,你仍然只是个不入清流品秩的胥吏,并未真正获得官身,一步之差,天壤之别。”     他用老烟杆往石拱桥那边一指,“之所以如此,根源不在于你辖境小,而在于你的地盘被拦腰斩断了,瞧见那座桥没,就是它把你的未来香火斩断了,你现在只要能够从桥底下游过去,就能有一份大前程。你所处的这条小溪,将来会成为许多重要河流的源头,别说是一头青丝长不过数百里的下等河神,就是被大骊敕封为江神,发丝长达几千里,也不难。”     老妪眼珠子微微转动。     杨老头也不催促,笑道:“烂泥里躺着其实也蛮舒服的,对不对,为什么要别人扶起来,对不对?”     老妪之前心生怯意不敢一口应下,此时听到大仙的冷嘲热讽,心知不妙,立即讨饶,深潭溪水顿时翻涌。     老人无动于衷,淡然道:“是继续做摇尾乞怜的泥鳅,还是化为坐镇一方水运的河蛟,在此一举。还有,别忘了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这条路,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天底下没有一劳永逸的好事,说句难听的,小镇百姓谁都可以有善报,但是如何也轮不到你。”     那位神通广大的大仙,越是如此云淡风轻,河婆老妪越是心里打鼓,最后狠狠一咬牙,迅猛潜入水中。     片刻之后,老妪身影消失不见,但是在青牛背和石拱桥之间的溪水中,好像有一抹幽绿暗影,歪歪扭扭向下游。     这道暗影临近石拱桥后,速度放缓,最后简直就是乌龟划水一般。     距离石拱桥那座深潭还有十余丈,河婆老妪的身影骤然加速,显然是富贵险中求,要拼死一搏了。     一游而过。     畅通无阻。     老妪一口气冲出数十丈后,水下身影打了一个旋,为了庆贺劫后余生,情不自禁地一圈圈转动起来,一团青丝缠绕那具已无血肉的干瘦躯壳。     这位河婆站直悬停在溪水当中,抬头望向那座石拱桥,终于清清楚楚看到了那把老剑条。     依旧锈迹斑斑,跟她还是孩提时、年少时、少妇时所见,并无半点异样。     但是下一刻,只是多看了老剑条这一眼的河婆老妪,一双眼珠子当场爆裂。     哀嚎。     溪水翻滚,浪花阵阵。     许久之后,这一段小溪总算恢复风平浪静,老妪重新生出了一双眼睛,但是她变得气息孱弱,耳畔响起那位大仙的嗓音,“人家不稀罕理睬你,那是你祖上冒青烟,你别得寸进尺。以后经过石桥的时候,切记不要抬头了。”     老妪嚅嚅喏喏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杨老头的嗓音幽幽传来,“你只管往下游去,试试看能游到哪里。经过那座铁匠铺的时候,也别太猖狂。不过不用太担心,你的存在,能够让这条溪水变得尤为‘阴沉’,一旦催生出水精,有利于铸剑淬炼,所以那位阮师,不会为难你。你要是做事勤勉,说不得人家还会施舍给你一点机缘。骊珠洞天虽然碎裂了,灵气迅速流溢四散,可大抵上还能延续个三四十年,阮师的圣人之位,稳固得很,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     老妪松了口气,谄媚道:“谨遵大仙法旨。”     青牛背这边,有人言语中满是钦佩,“前辈好大的神通,竟然能够自行敕封一方河婆,关键是还能够不惊扰到天道。”     杨老头依然保持原先的坐姿,头也不转,冷笑道:“河婆,和河神,一字之差,云泥之别。你这种读书人,会不懂?”     来者正是观湖书院最大的读书种子,崔明皇,他应该会是最后一位离开此地的外乡人。     这位丰神玉朗的英俊书生,笑道:“已经很骇人听闻了。在一条断头路上,硬生生岔出小路来,这等手笔,由不得晚辈不佩服。”     杨老头淡然问道:“小子,你知道我的身份?”     崔明皇摇头笑道:“山主事先并未告知,但是我勉强猜出一点端倪。”     杨老头不耐烦道:“去去去,你小子还不够格与我谈,换成你们山主还差不多。”     崔明皇非但没有离去,反而在青牛背席地而坐,落座之前,不忘伸手将腰间玉佩小心翼翼挽住,以免撞击在石崖上,他抬头望着再无遮拦的蔚蓝天空,轻声道:“空有一身通天修为,为了护住这座骊珠洞天,不让天道渗透进来些许,竟是半点也不愿使出,到最后只能靠两个本命字,真正死撑到最后。杨老先生,你说我们这位齐先生,到底图什么?”     老人只是抽着烟,神色阴沉。     崔明皇喃喃道:“若是图一个‘为生民立命’,那也太亏了,他是齐静春啊,山崖书院的山主,儒教第四圣的得意弟子,他的一条命,换来五六千凡夫俗子的来生来世,划算吗?我看不划算,换成是我,绝对做不来。”     杨老头吐出一口烟雾,“你这话,也就只能跟我唠叨,要不然传出去,你这辈子也别想当书院山主。看在你先说了几句心里话的份上,咱们随便聊聊?”     读书人微笑道:“那敢情好,晚辈求之不得。”     老人望着水面,“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崔明皇点头道:“前辈问便是了。”     老人缓缓道:“一步步把齐静春逼到那个唯有求死的境地,是不是你的手笔?”    还在找"剑来"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组织部长》 《倒过来念是佳人》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