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点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剑来

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点

    青峡岛山门口那间屋子里边,书简湖岛屿和附近城池州郡的各地形势图,香火房户     籍档案、各大岛屿祖师堂谱牒,加上将近二十万字的摘抄手稿,一一归门别类,大     多数都已经放入柜子抽屉内,宛如杨家铺子和灰尘药铺的那些药屉,可书案那边仍     是堆积成山。     屋内一张书案,一排靠墙柜子,一张饭桌,此外不过是一条椅子、两张长凳和一条     小板凳,就这么些家当。     后来因为顾璨经常光顾屋子,从秋末到入冬,就喜欢在屋门口那边坐很久,不是晒     太阳打盹儿,就是跟小泥鳅唠嗑,陈平安便在逛一座紫竹岛的时候,跟那位极有书     卷气的岛主,求了三竿紫竹,两大一小,前者劈砍打造了两张小竹椅,后者烘烧打     磨成了一根鱼竿。只是做了鱼竿,身处书简湖,却一直没有机会钓鱼。     今晚陈平安打开食盒,在饭桌上默默吃着宵夜。     陈平安还在等桐叶洲太平山的回信。     即便魏檗已经给出了所有的答案,不是陈平安不相信这位云遮雾绕的神水国旧神     祇,而是接下来陈平安所需要做的事情,不管如何求全求真,都不为过。     只是跨洲的飞剑传讯,就这么泥牛入海都有可能,加上如今的书简湖本就属于是非     之地,飞剑传讯又是出自众矢之的的青峡岛,故而陈平安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实在不行,就让魏檗帮个忙,代为书信一封,从披云山传信给太平山钟魁。     若是第一次游历江湖的陈平安,说不定即便拥有这些关系,也只会自己兜兜转转,     不去麻烦别人,会心里不得劲儿,可是如今不一样了。     陈平安不想活成东海观道观老道人嘴里的那种孤家寡人,欠一些人情,并不可怕,     有借有还,将来朋友遇上了难事,才能更轻松些开口,只要别好借难还就是了。     陈平安吃完了宵夜,装好食盒,摊开手边一封邸报,开始浏览。     上边写了时下书简湖的一些趣闻趣事,跟世俗王朝那些封疆大吏,驿骑发送至官署     的案边官场邸报,差不多性质,其实在游历途中,当初在青鸾国百花苑客栈,陈平     安就曾经见识过这类仙家邸报的奇妙。在书简湖待久了,陈平安也入乡随俗,让顾     璨帮忙要了一份仙家邸报,只要一有新鲜出炉的邸报,就让人送来屋子。     宫柳岛上几乎每天都会有趣事,当天发生,第二天就能够传遍书简湖。     这要归功于一个名叫柳絮岛的地方,上边的修士从岛主到外门弟子,乃至于杂役,     都不在岛上修行,成天在外边晃荡,所有的挣钱营生,就靠着各种场合的见闻,加     上一点捕风捉影,以此贩卖小道消息,还会给半数书简湖岛屿,以及池水、云楼、     绿桐金樽四座湖边大城的豪门大族,给他们不定期发送一封封仙家邸报,事情少,     邸报可能就豆腐块大小,价钱也低,保底价,一颗雪花钱,若是事情多,邸报大如     堪舆图,动辄十几颗雪花钱。     最近这封邸报上主要写着宫柳岛的近况,也有介绍一些新崛起岛屿的出彩之处,以     及一些老资历大岛屿的新鲜事,例如碧桥岛老祖师这趟出门游历,就带回了一位了     不得的少年修道天才,天生对符箓拥有道家共鸣。又比如腊梅岛瀑布庵女修当中,     一位原本籍籍无名的少女,这两年突然长开了,腊梅岛专程为她开辟了镜花水月这     条财路,不曾想头一个月,观赏这位少女袅袅风情的山上豪客如云,丢下许多神仙     钱,就使得腊梅岛灵气暴涨了一成之多。还有那沉寂百年、“家道中落”的云岫岛,     一个杂役出身、一直不被人看好的修士,竟然成为了继青峡岛田湖君之后新的书简     湖金丹地仙,所以连去宫柳岛参加会盟都没有资格的云岫岛,这两天嚷嚷着必须给     他们安排一张座椅,不然江湖君主无论花落谁家,只要云岫岛缺席了,那就是名不     正言不顺。     陈平安看着这些精彩纷呈的“别人事”,觉得挺好玩的,看完一遍,竟然忍不住又看     了遍。     这封邸报上,其中腊梅岛那位少女修士,柳絮岛主笔修士专门给她留了巴掌大小的     地方,类似打醮山渡船的那种拓碑手法,加上陈平安当年在桂花岛渡船上画家修士     的描景笔法,邸报上,少女容貌,栩栩如生,是一个站在瀑布庵梅花树下的侧面,     陈平安瞧了几眼,确实是位气质动人的姑娘,就是不知道有无以仙家“换皮剔骨”秘     术更换面相,若是朱敛与那位荀姓老前辈在这里,多半就能一眼看穿了吧。     陈平安买邸报比较晚,这会儿看着诸多岛屿奇人异事、风土人情的时候,并不知     道,在芙蓉山遭遇灭门惨祸之前,一切关于他这个青峡岛账房先生的消息,就是前     段日子柳絮岛最大的财路来源。     柳絮岛当然没敢写得太过火,更多还是些溢美之词,不然就要担心顾璨带着那条大     泥鳅,几巴掌拍烂柳絮岛。历史上,柳絮岛修士不是没有吃过大亏,自创建祖师堂     算来,五百年间,就已经搬迁了三次立身之地,期间最惨的一次,元气大伤,财力     不济,只好是与一座岛屿租赁了一小块地盘。     三次“因言获罪”,一次是柳絮岛初期,修士下笔不知轻重,一封邸报,惹了当时江     湖君主的私生子。第二次,是三百年前,惹恼了宫柳岛岛主,对这位老神仙与那弟     子女修,添油加醋,哪怕全是好话,笔下文字,尽是艳羡师徒结为神仙眷侣,可仍是     引来了刘老成的登岛拜访,倒是没有打杀谁,却也吓得柳絮岛第二天就换了岛屿,     算是赔罪。     第三次,就是刘志茂,邸报上,不小心将刘志茂的道号截江真君,篡改为截江天     君,使得刘志茂一夜之间成为整座书简湖的笑柄。     刘志茂杀上柳絮岛,直接拆了对方的祖师堂,这次便是柳絮岛最伤筋动骨的一次,     等到给打懵了的柳絮岛修士秋后算账,才发现那个主笔那封邸报的家伙,竟然跑路     了。原来那家伙正是柳絮岛一位大修士手底下众多冤死鬼中的一个晚辈,在柳絮岛     蛰伏了二十年之久,就靠着一个字,坑惨了整座柳絮岛。而负责勘验邸报文字的一     位观海境修士,虽说确实失责,可如何都算不得罪魁祸首,仍是被拎出来当了替死鬼。     陈平安听到比较难得的敲门声,听先前那阵稀碎且熟悉的脚步,应该是那位朱弦府     的门房红酥。     赶紧起身去打开门,拥有一头青丝的“老妪”红酥,婉拒了陈平安进屋子的邀请,犹     豫片刻,轻声问道:“陈先生,真不能写一写我家老爷与珠钗岛刘岛主的故事吗?”     陈平安微笑道:“好吧,那下次去你们府上,我就听听马远致的陈年往事。”     红酥虽然面容苍老,沟壑纵横,且不知为何,会有浓厚的阴煞之气,单单凝聚盘踞     她的在脸庞上,才使得她如此面目丑陋,可其实她若是汲取了神仙钱的灵气,姿色     并不差,而且她有一双颇为灵秀的眼眸,这会儿她眨了眨眼睛,壮着胆子,轻声问     道:“陈先生是故意拒绝我家老爷的吧?是因为猜到了我家老爷会再让奴婢来找先     生,好给奴婢这么大一个功劳,对不对?”     陈平安伸出一根手指在嘴边,示意她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便可以了。     月辉下,女子嫣然一笑月光皎皎间。     红酥望向眼前这个有些消瘦的年轻人,提起手中一壶酒,黄纸封,壶身以红绳缠     绕,柔声笑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叫黄藤酒,以糯米、粳米酿造而成,是我     故乡的官家酒,最受女子喜好,也被昵称为加餐酒。上次与陈先生聊了许多,忘了     这一茬,便请人买了些,刚刚送到岛上,若是先生喝得习惯,回头我搬来,都送给     先生。”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言语的不妥,赶紧说道:“方才奴婢说那妇人女子爱喝,其实家     乡男子也一样喜欢喝的。”     陈平安接过那壶酒,笑着点头道:“好的,若是喝得惯,就去朱弦府找你要。”     红酥走后。     陈平安不但没有喝酒,还将那壶酒放入咫尺物当中,是不敢喝。     不是信不过红酥,而是信不过青峡岛和书简湖。即便这壶酒没问题,一旦开口讨要     其它,根本不知道哪壶酒当中会有问题,所以到最后,陈平安肯定也只能在朱弦府     门房那边,与她说一句酒味软绵,不太适合自己。这一点,陈平安不觉得自己与顾     璨有些相似。     为了那个万一,顾璨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掉一万。     陈平安也是害怕那个万一,只能将红酥的好意,暂时搁置,封存。     只不过两者看似相仿,到底是一个相像的“一”,而衍生出来的大不同。     只要顾璨还死守着自己的那个一,陈平安与顾璨的心性拔河,是注定无法将顾璨拔     到自己这边来的。     陈平安也已经暂时放弃了。     连两个人看待世界,最根本的心路脉络,都已经不同,任你说破天,一样无用。     所以顾璨没有见过,陈平安与藕花福地画卷四人的相处时光,也没有见过其中的暗     流涌动,杀机四伏,与最终的好聚好散,最后还会有重逢。     未必适合书简湖和顾璨,可顾璨终究是少看了一种可能性。     在逐渐熟悉了书简湖一部分高高低低、复杂交错的脉络后,陈平安相信顾璨如果将     一部分心思放在杀人之外,哪怕是学一学刘志茂笼络人心、培植势力的手段,顾璨     与他娘亲,都可以在书简湖活得更好,更长久。     只是陈平安如今看到了更多,想到了更多,但是却已经没有去讲这些“废话”的心气。     不说,却不意味着不做。     恰恰相反,需要陈平安去做更多的事情。     道理讲尽,顾璨仍是不知错,陈平安只能退而求其次,止错。     他只要身在书简湖,住在青峡岛山门口当个账房先生,最少可以争取让顾璨不继续     犯下大错。     顾璨既然不知错,坚信自己是最对的,自然更不会改错,陈平安为了一饭之恩,和     一部拳谱,两次大恩,皆有回应。     一次因为过去心坎,不得不自碎金色文胆,才可以尽量以最低的“心安理得”,留在     书简湖,接下来的一切所作所为,就是为顾璨补错。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顺序。     就是做起来并不容易,尤其难在第一步,陈平安如何说服自己,那晚金色文胆破     碎,与金色儒衫小人作揖告别,就是必须要有的代价。     人生在世,讲理一事,看似容易实最难,难在就难在那些需要付出代价的道理,还     要不要讲,与自我内心的良知,拷问与答复之后,如果还是决定要讲,那么一旦讲     了,付出的那些代价,往往不为人知,甘苦自受,无法与人言。     在这两件事之外,陈平安更需要修补自己的心境。     不能补救到一半,他自己先垮了。     陈平安走出屋子,这次没有忘记吹灭书案与饭桌的两盏灯火。     过了青峡岛山门,来到渡口,系有陈平安那艘渡船,站在湖边,陈平安并未背负剑     仙,也只穿着青衫长褂。     天地寂寥,四下无人,湖上仿佛铺满了碎银子,入冬后的夜风微寒。     让陈平安在练拳跻身第五境、尤其是身穿法袍金醴之后,在今夜,终于感受到了久     违的人间节气冷暖。     随着江湖越走越远,尤其是看过了越来越多的官场风气和山上光景,陈平安就越来     越佩服阮师傅对于师徒关系的看法,以及越来越佩服崔东山那场教他的棋外棋。     阮邛收取弟子,不是为了师父哪天与人争执,弟子在旁起哄,大肆攻讦对手,或是     不问是非,毅然决然投身战场。     阮邛曾言,我只收取是那同道中人的弟子,不是收取一些只知道为我卖命的徒弟门生。     人生之难,难在意难平,更难在最重要的人,也会让你意难平。     不过这只是好人之难。     到底是更多的人,从来不思量这些的。     世道打了我一拳,我凭什么不能还一脚?世人胆敢一拳打得我满脸血污,害我心里     不痛快,我就定要打得世人粉身碎骨,至于会不会伤及无辜,是不是死有余辜,想     也不想。     这是不对的。     修力是立身之本,修心是登高之路。     大道之上,仗剑直行也好,负笈游学也罢,偶尔总要给人让让路。     陈平安面容愁苦,只觉得天大地大,这些言语,就只能憋在肚子里,没有人会听。     陈平安心思微动。     想了想。     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一块黑炭。     他在渡口上画了一个大圈。     然后他弯腰在圆圈之中,缓缓画出一条直线,等于是将圆圈一分为二。     陈平安蹲在那条线旁边,然后久久没有动笔,眉头紧皱。     神色萎靡的账房先生,只得摘下腰间养剑葫,喝了一口乌啼酒提神。     这才在那条直线上下,各自写了一个善和恶。     陈平安要在那个曾经在心路上停步、不愿深思、也无力去深究的“一”这个字上,在     今夜跨出一步。     就像泥瓶巷草鞋少年,当年走在廊桥之上。     陈平安蹲在地上,在那条直线上,在善恶两字之间,轻轻写下“以人为本”四个字,     喃喃道:“暂时只能想这么多。”     陈平安闭上眼睛,又喝了一口酒,睁开眼睛后,站起身,大步走到“善”那个半圆的     边缘,一气呵成,到恶这个半圈的另外一段,画出了一条斜线,挪步,从下往上,     又画出一条斜线。     最终,一个圆圈,已经被陈平安切割成六块版图,交集只有那个圆心一点。     陈平安在这之后,好像豁然开朗,快步走到那条直线之上的“善”字半圆当中,在这     三块区域居中的那块版图,手中炭笔,落笔如飞,自言自语道:“若说这是本心向     善的赤诚之心,且最为坚定,心智不易移动,那么在这块地方的世人,三教学问,     诸子百家,甚至哪怕是没有读过书识过字,教之‘书上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     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就是最好的学问,因为听得进去,甚至无需任何     一位圣贤苦口婆心说道理,因为这类人,愿意听,也愿意坐而闻道,起而行之,无     论世道如何困苦,也会坚守本心!”     陈平安快速起身,退到与那个半圆写满炭字区域“针锋相对”的恶之半圆居中地带。     蹲下身,一样是炭笔哗哗而写,喃喃道:“人性本恶,此恶并非一味贬义,而是阐     述了人心中另外一种本性,那就是天生感知到世间的那个一,去争去抢,去保全自     身的利益最大化,不像前者,对于生死,可以寄托在儒家三不朽、香火子孙传承之     外,在这里,‘我’就是整个天地,我死天地即死,我生天地即活,个体的我,这个     小‘一’,不比整座天地这个大一,分量不轻半点,朱敛当初解释为何不愿杀一人而     不救天下,正是此理!同样非是贬义,只是纯粹的人性而已,我虽非亲眼见到,但     是我相信,一样曾经推动过世道的前行。”     “心性全部落在此地‘开花结果’的人,才可以在某些关键时刻,说得出口那些‘我死     后哪管洪水滔天’、‘宁教我负天下人’,‘日暮途远,倒行逆施’。可是这等天地有     灵万物几乎皆有的本性,极有可能反而是我们‘人’的立身之本,最少是之一,这就     是解释了为何之前我想不明白,那么多‘不善’之人,修道成为神仙,一样毫无无     碍,甚至还可以活得比所谓的好人,更好。因为天地生养万物,并无偏私,未必是     以‘人’之善恶而定生死。”     喝了一大口酒后。     陈平安起身走到上边半圆的最右手边,“此地人心,不如邻近的右边之人那么心志     坚韧,比较游移不定,不过但是仍偏向于善,但是会因人因地因时而易,会有种种     变化,那就需要三教圣人和诸子百家,谆谆教诲以‘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     道’,警示以‘人在做天在看’,劝勉以‘今生阴德来世福报、今生苦来世福’之说。”     陈平安写到这里,又有所想,来到圆心附近的“善恶”两字附近,又以炭笔缓缓补充     了两句话,在上边写了“愿意相信人生在世,并不都是‘以物易物’”,在下边则写     了,“若是任何付出,只要没有实质回报,那就是折损了‘我’这个一的利益。”     陈平安收起炭笔,喃喃道:“一旦感知到受损,这个人的内心深处,就会产生极大     的质疑和焦虑,就要开始四处张望,想着必须从别处讨要回来,以及索取更多,这     就解释了为何书简湖如此混乱,人人都在辛苦挣扎,再就是我先前所想,为何有那     么多人,一定要在世道的某处挨了一拳,就要在世道更多处,拳打脚踢,而全然不     顾他人死活,不单单是为了活着,就像顾璨,在明明已经好好活下去了,还是会顺     着这条脉络,变成一个能够说出‘我喜欢杀人’的人,不止是书简湖的环境造就,而     是顾璨心田的田垄纵横,就是以此而划分的,当他一有机会接触到更大的天地,比     如当我将小泥鳅送给他后,来到了书简湖,顾璨就会自然去攫取更多属于别人的     一,金钱,性命,在所不惜。”     陈平安来到上半圆的最左手边,“此地人心,最为无序,想要为善而不知如何为     之,有心为恶却未必敢,所以最容易觉得‘读书无用’,‘道理误我’,虽然身处这边     的半圆,却一样很容易从恶如崩,因此世间便多出了那么多‘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就连佛经上的佛祖,都会忧心末法的到来。此处之人,随波逐流,活得很辛苦,甚     至会是最辛苦的,我先前与顾璨所说,世间道理的好,强者的真正自由,就在于能     够保护好这拨人,让他们能够不用担心下半圆中的居中一拨人,由于后者的横行无忌,     而遭受众多无缘无故的灾厄,不用害怕所有辛苦勤劳积攒出来的财富,朝夕之间便     毁于一旦,让这些人,哪怕不用讲道理,甚至于根本不用知道太多道理,更甚至是     他们偶尔的不讲理,微微动摇了儒家打造出来的那张规规矩矩、原本四平八稳的木     椅子,都可以好好活着。”     陈平安起身挪步,来到与之相对应的下半圆最右手边,缓缓写道:‘此地人心,你     与他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与邻近居中的那拨人,注定都只是     空谈了。’     虽然下边半圆,最左手边还留有一大块空白,可是陈平安已经脸色惨白,竟是有了     精疲力尽的迹象,喝了一大口酒后,摇摇晃晃站起身,手中木炭已经被磨得只有指     甲盖大小,陈平安稳了稳心神,手指颤抖,写不下了,陈平安强撑一口气,抬起手     臂,抹了抹额头汗水,想要蹲下身继续书写,哪怕多一个字也好,可是刚刚弯腰,     就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平安一手将养剑葫随便放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松开手指,仅剩那点木炭滚落在     地,他就那么仰面躺在渡口上。     “儒家提出恻隐之心,佛家推崇慈悲心肠,可是我们身处这个世界,还是很难做     到,更别提时时刻刻做到这两种说法,反而是亚圣率先说出的‘赤子之心’与道祖所     谓的‘返璞归真,复归于婴儿’,似乎好像更加……”     陈平安竭力站起身,退出那个尚未补全炭字的圆圈,死死盯着那个大圆,最后视线     凝聚在圆心地带、自己最早写下的‘善恶’两字之上。     陈平安摇摇晃晃,伸出一只手,像是要抓住整个圆圈。     他几乎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此时此景,形骸俱忘矣。     “是不是可以连善恶都不去谈?只说神人之分?本性?不然这个圆圈还是很难真正     站得住脚。”     “这就需要……往上提起?而不是拘泥于书上道理、以至于不是拘束于儒家学问,单     纯去扩大这个圈子?而是往上拔高一些?”     “若是如此,那我就懂了,根本不是我之前琢磨出来的那样,不是世间的道理有门     槛,分高低。而是绕着这个圈子行走,不断去看,是心性有左右之别,同样不是说     有人心在不同之处,就有了高下之别,云泥之别。故而三教圣人,各自所做之事,     所谓的劝化之功,就是将不同版图的人心,‘搬山倒海’,牵引到各自想要的区域中     去。”     “若是,先不往高处去看,不绕圈平地而行,只是借助顺序,往回退转一步来看,     也不提种种本心,只说世道真实的本在,儒家学问,是在扩大和稳固‘实物’版图,     道家是则是在向上抬升这个世界,让我们人,能够高出其余所有有灵万物。”     陈平安闭上眼睛,取出一枚竹简,上边刻着一位大儒充满苍凉之意却依旧美好动人     的文字,当时只是觉得想法奇怪却通透,如今看来,只要深究下去,竟是蕴含着一     些道家真意了,“盆水覆地,芥浮于水,蚂蚁依附于芥子以为绝境,须臾水干涸,     才发现道路通达,无处不可去。”     “道家所求,就是不要我们世人做那些心性低如蝼蚁的存在,一定要去更高处看待     世间,一定要异于世间飞禽走兽和花草树木。”     “那么佛家呢……”     陈平安伸出双手,画了一圆,“配合儒家的广,道家的高,将十方世界,合而为     一,并无疏漏。”     陈平安最后喃喃道:“那个一,我是不是算知道一点点了?”     砰然一声,耗尽了浑身气力与精神的账房先生,后仰倒去,闭上眼睛,满脸泪水,     伸手抹了一把脸庞,伸出一只手掌,微微抬起,泪眼视线朦胧,透过指缝间,浑浑     噩噩,将睡未睡,已是心神憔悴至极,可心中最深处,满怀快意,碎碎念念道:     “云散天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陈平安闭上眼睛,缓缓睡去,嘴角有些笑意,小声呢喃道:“原来且不去分人心善     恶,念此也可以一笑。”     在陈平安第一次在书简湖,就大大方方躺在这座画了一个大圆圈、来不及擦掉一个     炭字的渡口,在青峡岛呼呼大睡、酣睡香甜之际。     不知何时。     有一位依旧落拓不羁的青衫男子,与一位越来越动人的青衣马尾辫姑娘,几乎同时     来到了渡口。     两人没有任何言语,甚至连视线交汇都没有。     那位没有在太平山祖师堂提笔回信,而是亲自来到别洲异乡的读书人,捡起了陈平     安的那粒木炭,蹲在那个圆圈下边最左手边的地方,想要落笔,却犹豫不决,但是     非但没有懊恼,反而眼中全是笑意,“高山在前,难道要我这个昔年书院君子,只     能绕道而行?”     而那个青衣姑娘则站在直线一端尽头的圆圈外,吃着从书简湖畔绿桐城的新糕点,     含糊不清道:“还差了一点点神人之分,没有讲透。”     读书人手持木炭,抬起头,环顾四周,啧啧道:“好一个事到万难须放胆,好一个     酒酣胸胆尚开张。”     青衣姑娘也说了一句,“寸心不昧,万法皆明。”     他这才转头望向那个小口小口啃着糕点的单马尾青衣姑娘,“你可莫要趁着陈平安     熟睡,占他便宜啊。不过若是姑娘一定要做,我钟魁可以背转过身,这就叫君子有     成人之美!”     她这才看向他,疑惑道:“你叫钟魁?你这个人……鬼,比较奇怪,我看不明白你。”     钟魁伸手绕过肩头,指了指那个鼾声如雷的账房先生,“这个家伙就懂我,所以我     来了。”     钟魁看着这座他眼中与世人绝不一样的书简湖,嘀咕道:“世间岂能唯我钟魁一人     是君子。那世道得是多大的一个粪坑?”     阮秀脸色淡然,“我知道你是想帮他,但是我劝你,不要留下来帮他,会帮倒忙的。”     钟魁问道:“当真?”     阮秀反问道:“你信我?”     钟魁点了点头。     阮秀吃完了糕点,拍拍手,走了。     钟魁想了想,轻轻将那点木炭放回原处,起身后,凌空而写,在书简湖写了八个字     而已,然后也跟着走了,返回桐叶洲。     已经不再是书院君子的读书人钟魁,乘兴而来,乘兴而归。     他留下的那八个字,是“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还在找"剑来"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首长》 《何遇芳卿》 《囚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