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第四百一十三章 炼制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剑来

第四百一十三章 炼制

    年轻人来到了湖边,看得出来,戈阳高氏为这座书院花了不少心血和财力,而大骊     的山崖书院旧址,即将成为大骊京城新文庙所在地。     年轻人转过头,看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陌生是因为那人的相貌、身高和装     束,都有了很大变化,之所以还有熟悉感觉,是那人的一双眼睛,一晃这么多年过     去,从当年的两个隔壁邻居,一个沸沸扬扬的窑务督造官私生子,一个孤苦无依的     泥腿子,各自变成了如今的一个大骊皇子宋睦,一个远游两洲千万里山河的读书     人?游侠?剑客?     陈平安开门见山道:“听茅山主说你们到了书院,我就来看看你。”     宋集薪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陈平安,据说背着把半仙兵的剑仙,是老龙城苻家的赔     罪礼,至于腰间酒壶,是当初购买几座大山的彩头,北岳正神魏檗帮陈平安精心拣     选的一枚养剑葫,宋集薪笑呵呵道:“我们当邻居那会儿,总觉得福禄街和桃叶巷     的家伙,有钱有势,没有想到现在看来,还是咱们泥瓶巷和杏花巷的人,更有出息     一些。杏花巷就靠一个真武山的马苦玄撑着,反观我们泥瓶巷,你,我,稚圭,还     有小鼻涕虫,不知道几十年后,外人看待我们那条当初连条狗都不爱撒尿的泥瓶     巷,会不会视为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     陈平安正要说话。     宋集薪摆摆手,“好歹听我讲完,不然就你陈平安那种不会讲话的脾气,我怕咱们     这场难得的异乡重逢,会不欢而散。”     陈平安点点头,“那就边走边说。”     两人沿着湖边杨柳依依的幽静小径,并肩散步。     宋集薪笑道:“你这趟出远门,走得真远,也久,你大概不知道这会儿的小镇是怎     么个光景吧?自从老百姓知道骊珠洞天的大致渊源后,又对外打开了大门,无论是     福禄街桃叶巷这些有钱人家,还是骑龙巷杏花巷这些鸡粪狗屎满地的穷地儿,家家     户户在翻箱倒柜,把祖传之物,还有所有上了年头的物件,一样有小心翼翼搜出     来,吃饭的瓷碗,喂猪的石槽,腌菜的大缸子,墙壁上扣下来的铜镜,都特别当回     事,这些都不算什么,还有很多人开始上山下水,特别是那条龙须河,差不多有半     年时间,人满为患,都在捡石头,神仙坟和瓷山也没放过,全是搜宝的人,然后去     牛角山那座包袱斋请人掌眼,还真有不少人一夜暴富。以前无比稀罕的银子金子算     什么,如今比拼家底,都开始按照兜里有多少颗神仙钱来算。”     陈平安问道:“庄稼地都荒废了吧?龙窑那些烧瓷的窑口也停了不少?”     宋集薪点头道:“可不是,谁还在乎这点收成。”     陈平安叹了口气,这是人之常情,换成他陈平安如果没有那些经历,留在了骊珠洞     天泥瓶巷,当了个普普通通的窑工,上山下水只会更加殷勤,唯一的不同,大概就     是不会忘记手头的本分事,如果有庄稼地,舍不得丢下不管,如果当了正儿八经的     窑工,手艺舍不得废。     当年被陆沉提醒了一句,陈平安一听说有可能换钱,当晚就去了龙须河,背着大箩     筐,寻觅那些尚未灵气消散的蛇胆石,那叫一个撒腿飞奔和废寝忘食。     只不过那次陈平安翻翻捡捡,恨不得将整条龙须河搜刮殆尽,当然收获颇丰,可事     实上马苦玄只是一次下水,就找到了那颗最值钱的蛇胆石,拿着出水之时,那块石     头便如明月升空。     宋集薪停下脚步,“你恨不恨我?”     陈平安摇头道:“谈不上恨,就想着跟你敬而远之。”     宋集薪疑惑道:“那位娘娘都派人杀你了,你还不恨我?”     陈平安问道:“是你说服她来杀我的?”     宋集薪自嘲道:“我可没这份本事。所谓的母子之情,我在宗人府档案将名字改为     宋睦后,有当然有,不过亲疏有别,不过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如今才知道,帝王     家事,虽然都比较大,可本质上跟咱们早年那些街坊邻居,没什么两样,一户人家     只要有多个子女,爹娘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偏袒。”     陈平安说道:“这不就得了。以后有机会,我找她就行了,没必要恨你宋集薪。”     宋集薪在折柳,打算编织柳环,陈平安轻声道:“她跟国师崔瀺一样,是大骊最有     权势的几个人之一,可我不觉得这就是大骊的全部。大骊有最早的山崖书院,有红     烛镇的繁华热闹,有风雪中主动要我去烽燧遮挡风寒的大骊边军斥候,有我在青鸾     国凭借关牒户籍就能让掌柜笑脸相迎,甚至有她亲手创建绿波亭的局外人谍子,愿     意为了大骊亲身涉险来给我捎信,我觉得这些也是大骊王朝。”     陈平安转头对宋集薪继续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以后如果还是决定要面对面一     拳打死她,我可以做到清清爽爽,两个人的恩怨,在两个人之间了结,尽量不波及     其他大骊百姓。”     宋集薪笑道:“她可不会这么想。”     陈平安笑着反问道:“道理我已经有了,甚至儒家规矩都挑不出毛病,我还管她怎     么想?”     宋集薪再次打量起陈平安,“你是不是看了某些法家书籍?”     陈平安仍是反问,“齐先生留给你的那些书,有些你留在了小镇屋子里,有些带走     了,带走的书,你看没看?”     宋集薪编制了一个小柳环,套在手臂上,轻轻晃动,“你管我啊?”     陈平安也不愿多聊这些,问了个与恩怨、公私无关的问题,“你怎么跑到大隋来了?”     宋集薪双手抱住后脑勺,“当年高煊跑去咱们那儿寻找机缘,有人说我不如他,我     就来这边逛逛。”     陈平安笑道:“能一样吗?你这是来大隋耀武扬威来了,当时高煊才算名副其实的     深入敌国腹地。再说了,现在高煊又去了披云山林鹿书院当质子,你也学学?”     宋集薪哑然失笑,“陈平安,现在你可比以前强太多,都知道说些怪话了。难道是     跟我学的?”     陈平安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宋集薪蹲下身,捡起石子丢入湖中,“求你一件事,怎么样?”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不答应。”     宋集薪抬起头,满脸委屈道:“为啥?陈平安,你扪心自问一下,除了骗你去当龙     窑学徒那次,我其它事情,有任何对不住你的地方?”     陈平安说道:“你看我不爽,我看你就爽了?何必假装是朋友?”     宋集薪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捧腹大笑,“陈平安啊陈平安,现在的你,比     以前那个性格死板的木头人,可要顺眼多了,早是这么个脾气,当年我肯定诚心诚     意跟你做朋友。”     陈平安摇头道:“宋集薪,其实你清楚,我们两个是做不成朋友的,只要别成为仇     人,你我就都知足吧。”     宋集薪摘下柳环,丢入湖中,然后捡起石子,试图往柳环中央丢掷,“落魄山的山     神庙,如今处境不太好,魏檗对在你家山头上的这位山神很……有芥蒂,我先前就是     想要你帮着在魏檗那边说几句话,不奢望魏檗能够提携那座山神庙,只求尽量不要     哪天突然更换了山神庙里边的神像。”     陈平安欲言又止。     如今的落魄山山神,正是曾经的窑务督造官宋煜章。     宋集薪看着那只渐渐飘荡远去的柳环,轻声道:“你想说什么,我其实一清二楚,     他之所以会被过河拆桥,被卢氏降将王毅甫割掉头颅,除了遮掩那座廊桥的皇室丑     闻内幕之外,其实也有皇帝陛下的私心,毕竟谁乐意自己的亲生儿子,心中会有个     ‘便宜老爹’?王毅甫私底下告诉我,他死之前,祈求过王毅甫,捎一句话给我,说     他那么多年,一直想要我给他写一副春联来着。你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臣子,不死,     谁死?”     陈平安想了想,“我本来就要返回龙泉郡,这件事,我会与魏檗说说看,但是我不     会要求魏檗做什么,也没这本事去对一位北岳正神指手画脚,这点,我现在就可以     跟你说清楚。甚至我现在还可以告诉你,宋煜章将来多半会站在你娘亲那边,身为     落魄山山神,却要来对付我,到时候我只要做得到,就一定会将宋煜章的金身打成     粉碎,再无拼凑成一尊神像的可能性,绝不含糊。”     宋集薪笑道:“这一来一去的两笔账,怎么觉得我都不用谢你了?”     陈平安冷笑道:“就没想过你宋集薪这辈子会感谢我。”     宋集薪哎呦一声,发出一连串啧啧啧的声响,站起身拍拍手,“陈平安,你这会儿     的言行举止,真像一位山上的修道之人,极有神仙心性了。”     陈平安无动于衷。     宋集薪笑问道:“见过了你,求过了事情,我就要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了,对了,     稚圭就在山脚那边的书院门口等着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她?”     陈平安摇头道:“不用了。”     宋集薪又道:“如今的真武山马苦玄,闭关之后破关,破境这种事情,对他来说,     就像凡夫俗子吃坏了东西拉肚子一样,所以如今已经被誉为第二个风雪庙魏晋,你     说杏花巷就靠他一个,在名声上,就跟能我们整条泥瓶巷掰手腕,气不气?”     陈平安默不作声。     宋集薪伸出两根手指,弯曲其中一根手指后,“本来想要告诉你两件事情,作为报     答你关于落魄山山神庙一事,现在我发现还是看你不爽,就只说一件事好了,如今     龙泉郡西边大山,随着形势变幻,好像咱们大骊宋氏有翻船的迹象,不少买下山     头、打造府邸的别国势力,不太看好我们,尤其是一些靠近宝瓶洲中部的山门,都     有了贱卖山头的打算,以免将来被谁拿捏把柄。已经有一两笔买卖秘密交易成功,     其中阮邛就一口气收了三座山头,其中就有包袱斋出手的牛角山,你如果早点赶回     去,说不定还能抢到一两座,如今只需要谷雨钱就行。”     陈平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宋集薪白眼道:“来的路上,我刚听许弱说的,约莫就是一旬前的事情。在那之     前,谁舍得将山头转手?一个个恨不得将整座山门都搬迁到龙泉郡的架势,据说魏     檗所在的披云山,这几年热闹得一塌糊涂,全是溜须拍马之辈。亏得魏檗来者不     拒,愿意一个个笑脸应付过去,换成我,早给恶心得反胃了。”     陈平安点点头,“我会试试看。”     宋集薪笑道:“不用送我。”     陈平安道:“那就不送。”     宋集薪哈哈大笑,“这点没变,还是没劲。”     宋集薪离开湖边,向山脚走去。     陈平安站在原地,目送此人缓缓离去。     宋集薪到了书院门口,对稚圭笑道:“走了。”     稚圭问道:“公子心情不错?”     宋集薪笑嘻嘻道:“见到了陈平安,混得风生水起,公子特别开心。”     稚圭哦了一声。     宋集薪回头看了眼山崖书院,好奇问道:“真不逛逛?想的话,公子可以陪你再走     一趟。”     稚圭摇摇头,“没兴趣。”     宋集薪哀叹一声,“你说两位国师会不会都站在我那弟弟那边?”     稚圭掩嘴而笑,“公子,你都问了我很多遍了啊。”     宋集薪无奈道:“公子这不是心里没底嘛。叔叔又不肯跟我交个底,两位国师大人     又是那么高深莫测,公子在京城那边毫无根基,比起陈平安当年在泥瓶巷还要一清     二白,他好歹还有个祖宅,公子可是什么都没有,文臣武将,山上山下,除了一些     个信奉赌大赢大的家伙,谁愿意真正看好你公子?”     稚圭安慰道:“还有奴婢陪在公子身边呀。”     宋集薪笑了起来,高高举起手臂,摊开手掌,手背朝向天空,手心朝向自己,“公     子反正就是个傀儡,他们爱怎么摆弄都随他们去。陈平安都能有今天,我为什么不     能有明天?”     稚圭还是丫鬟婢女的装束打扮,只是相比泥瓶巷那会儿,衣饰多了些富贵气而已,     身材愈发出挑,她笑道:“公子拿自己跟他比,好像有些……丢人?”     宋集薪收起手,以拳击掌,转头称赞道:“这句安慰话,中听!”     ————     大隋京城,在千叟宴即将举办之际,这段时日氛围有些云波诡谲。     蔡丰已经向钦天监告假,只是蔡家府邸也没有了蔡丰的身影。     新科状元郎章埭不知为何,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最为清贵、培养储相之才的翰林院。     据说步军衙门副统领宋善还去串门了一趟刑部衙门。     小道消息在京城官场和市井满天飞。     那位名义上的山崖书院山主,大隋礼部尚书在一天深夜莅临书院,单独拜访了副山     长茅小冬,见面地点,不在书斋,而是在祭祀尊奉有三位儒家圣人的夫子堂。     当晚后半夜,茅小冬没有跟陈平安细说此事,只是喊上陈平安离开书院,去了趟大     隋京城文庙,比起第一次的狮子大开口,茅小冬从文庙带走了更多承载文运的礼     器、祭器。     返回东华山后,茅小冬带着陈平安来到山巅,拿出那枚玉牌,以圣人姿态坐镇书院。     陈平安取出三十余件茅小冬帮忙准备的天材地宝,姗姗来迟的最后两件,一件是千     年水牛角,一件是宝瓶洲中部某国京城武庙、一位武圣人生前佩刀,蕴含着浓郁的     金戈肃杀之气。茅小冬关于收集炼化材料一事,没有故作清高,而是从一开始,就     跟陈平安讲述过这些天材地宝的来历、价格与独到之处。     由于第一次在老龙城炼化水字印,筹备一事,是范峻茂帮忙,所以陈平安这才真正     了解为何练气士炼化本命物一事,为何耗钱以及耗费光阴,寻常练气士,想要成     功,除了依靠钱袋子,还要拼运气,运气不好,欠缺了关键之物,就会直接导致炼     制一直停滞不前,而修行路上,一步慢步步慢,这里边的无形损失,让练气士都要     心焦抓狂。     运气稍好一些,也要伤筋动骨,打个比方,得到一件适合的炼化之物,之后对于辅     助材料的价格,大致心里有数,原先计划花费一颗谷雨钱,这是所需天材地宝的真     实价格,可即便所有材料都能够遇到,但是如何变成自己手中物?山泽野修多半靠     抢,喜欢推崇杀人越货金腰带,美其名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谱牒仙师多半靠买,     靠香火情,以神仙钱跟人购买,或是以物易物,若是没有交情,就能在倒悬山灵芝     斋、龙泉郡牛角山包袱斋、青蚨坊这类各大神仙店铺,砸下神仙钱,这还不算什     么,最费钱的一种状况,是那些供不应求的天材地宝,神仙店铺会有专门的袖里乾     坤楼,喊上一些个有购买意向的金主,各自出价,自有一套让人割肉、心头滴血的     商家手法,一旦走到这一步,最终成交价格,比起一位练气士的最早估价,翻上一     番都很正常,甚至还专门有人喜欢拆台抬杠,一旦看准了某人势在必得,便故意坏     事恶心人,一颗小暑钱的物件,硬生生哄抬到三颗四颗小暑钱的价格,苦主买还是     不买?不买,许多好东西就会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耽搁了本命物的炼制,如何是好?     何况一座座仙家山头之间,一般来说越是邻近,越是勾心斗角,谁乐意眼睁睁看着     别家山头多出一位中五境,尤其是一位呼风唤雨的地仙修士?打生打死未必有,可     暗中相互下绊子肯定层出不穷。     所以当茅小冬收集完所有天材地宝后,陈平安在如释重负的同时,也有些揪心。     第三件本命物如何炼制?     按照既定计划,那会儿自己应该已经身在北俱芦洲。     难道改变主意,将老龙城一役剩余的大骊赔偿收拢,砸锅卖铁,在落魄山炼制完第     三件后,再去游历那座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     陈平安微微叹息,只能告诉自己明日愁来明日愁。     这还没有炼制成功金色文胆,就开始想那第三件本命物,不妥。今日事今日毕,先     将今日事做得尽善尽美,才是正途大道。     陈平安收敛思绪,凝神屏气,最后取出了那只来自桐叶洲青虎宫的炼物之器,五彩-     金匮灶。     然后开始在心中默念一遍埋河水神娘娘相赠的那套炼物道诀。     茅小冬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多说无益。     修行是自己事。     即便是传道人,解惑几句,指点几句,就已经差不多了。     哪怕是护道人,对此更是不会插手,最多就是那人不幸炼制失败,尽量保住那人的     大道根本,竭力追求一个被护道之人的“留得青山在”而已。     陈平安身前已经摆满了各异天材地宝,突然抬起头,望向坐在对面的茅小冬,问     道:“茅山主,我其实有个疑惑,一直想不明白。”     茅小冬点头道:“问。”     陈平安问道:“我们浩然天下,既然有七十二书院坐镇九洲,为什么不是七百二十     座?是中土文庙做不到,还是至圣先师不愿意这么做?”     茅小冬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缓缓道:“我只说我个人见解,你拿去参考,未必正     确,但是可以作为你理解这个世道的一种可能性,如何?”     陈平安点头,“好!”     茅小冬这才说道:“关于此事,我曾经与人探讨过。如今可能已经不太有俗世人记     得,很早之前,嗯,要在三四之争之前,北方皑皑洲,在昔年四大显学之一的某位     老祖宗提议下,刘氏的鼎力支持下,以及亚圣的点头答应之下,曾经出现过一座被     当时誉为‘无忧之国’的地方,人口大概是千万余人左右,没有练气士,没有诸子百     家,甚至没有三教。人人衣食无忧,人人读书,夫子先生们所传学问所教道理,皆     是四大显学与诸子百家的精粹内容,但是尽量不涉各自学问根本宗旨,不过主要是     以儒家典籍为主,其余百家为辅。”     说到这里,茅小冬缓了一缓。     说得极慢,极其认真。     以至于茅小冬此刻身为书院圣人,都显得有些吃力。     陈平安开口问道:“学塾先生,是那精心挑选的书院贤人君子?”     茅小冬摇头道:“当然不是,不然就毫无意义了,因为即便成功,一国风俗最多演     变成一洲,可却会饿死其余八洲,以八洲文运支撑一洲安乐,意义何在?所以皑皑     洲刘氏在各方监督下,为此前期秘密筹备了将近四十年,方方面面,都必须得到到     场的许多诸子百家代言人的认可,只要一人否定,就无法落地实施,这是礼圣唯一     一次露面,提出的唯一要求。”     陈平安好奇问道:“最终结果,不尽如人意?”     茅小冬点点头,“不然就不会有后来的三四之争了。”     陈平安陷入沉思,思考为何会失败。     一团乱麻。     茅小冬轻声道:“从至圣先师到礼圣,一位阐述仁义道德,一位具体制定规矩框     架,为什么?”     茅小冬自问自答:“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也曾请教那人,为何至圣先师和礼     圣,在奠定浩然天下的独尊和正统地位后,依旧容得下诸子百家?为何不干脆只留     下儒家学问,教化苍生?那个人的回答,让我这榆木疙瘩,豁然开朗,才知道原来     天地如此之大,那人说,道祖在看那个一,所以当初那场作乱余孽,才得以迁徙去     往剑气长城。而我们浩然天下,也没有对妖族斩尽杀绝。佛祖也只是留下了一句,     预言那末法时代终会到来,‘从是以后,于我法中,虽复剃除须发,身着袈裟,毁     破禁戒,行不如法’。”     茅小冬反问道:“你觉得这三位,在求什么?”     陈平安摇头不知。     茅小冬说道:“那人告诉我,他也不知道答案,但也许是希望给世间所有有灵众     生,一种趋近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一种你不需要付出额外代价就能够达到的自由。”     茅小冬问道:“可曾明白?”     陈平安老老实实回答:“不懂。”     茅小冬笑了,“陈平安,你没有必要现在就去追问这种问题的答案。”     茅小冬站起身,抬起一只脚,离地寸余,悬停空中,然后往上抬高两次,“当下种     种所学,知其根本与真意,循序渐进,步步登高,那么一个人无论站在怎么样的高     位,心都稳。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旁门左道,最少我们读书人,都应该是这样的。”     陈平安想起自己在大泉王朝山巅与姚近之所说之事,关于一个个从里到外、从小到     大的圈子,会心笑道:“这个我懂。”     茅小冬坐回原位,笑问道:“真懂?”     陈平安点头道:“真懂!”     茅小冬伸出一只手掌,微笑道:“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兼具,那就可以炼物了。”     陈平安先闭上眼睛,轻轻呼吸一口气。     一颗金色文胆,安安静静悬停在他身前。     陈平安依旧没有急于以一口纯粹武夫真气,去“开灶生火”,反而没来由想起自己年     少时在泥瓶巷祖宅的那件事。     二月二,龙抬头,烛照梁,桃打墙,人间蛇虫无处藏……     那大概才是陈平安行走江湖的最开始。     那会儿,很多人都还没有遇到。     但是就那么一步步走,一个一个遇到了。     练拳不辛苦。读书很值得。     坚持与人讲道理,原来是一件未必次次痛快、却不会后悔的事情。     原来我陈平安也能有今天。     原来宁姑娘的眼光这么好啊?     茅小冬怒喝道:“心境过于快意了,停一停!”     茅小冬差点一戒尺打过去,气呼呼教训道:“就算有了喜欢的姑娘,也在炼制成功     了本命物再去想!到时候谁管你想几个时辰,是不是乐开了花?!没轻没重!”     陈平安悻悻然,赶紧抹了把脸,将脸上笑意敛起,重新凝心静意。     茅小冬看似恼火万分,实则自己心中乐呵着,默默念叨,先生,这件事,弟子做得     可还行?跟先生讨要一句嘉奖不过分吧?     ————     在东华山之巅,茅小冬与陈平安对坐之时。     书院内还有两人相对而坐,精通雷法的大儒董静,与半个弟子林守一。     当天地寂静停滞,光阴流水出现显化迹象,董静皱了皱眉头,看到林守一的一点秉     性灵光即将随之停歇,一挥衣袖,隔绝出一方小天地,只是这位大儒略显吃力。     董静沉声道:“不要分心,与读书一事一样,见着了妙不可言的圣贤文章,心神能     够沉浸其中,是本事,拔得出来,更见功力。不然一辈子就是书呆子,谈什么与圣     贤共鸣?!”     林守一点点头。     董静继续先前的话题,“不要急。争取再多开辟出两座本命气府。破境不迟。我们     儒家门生炼气修行,自身体魄的修道资质,算不得最重要,儒家已是浩然天下正     统,儒生修行,归根结底就是修学问二字,我问你,林守一,为何有许多世人明明     晓得那么多书上道理,却依旧浑浑噩噩,甚至会立身不正?”     林守一沉声道:“不知某个道理、某种学问的根脚所在,自然不知如何去以道理为     人处世,故而字字千钧重的金玉良言,到手之后,已是破败棉絮,风吹即飘荡,无     法御寒,到头来埋怨道理非道理,大谬矣。”     “你只说对了一半,错的那一半,在于许多圣贤道理,本就不是让世人双手抓住诸     多实在之物,而是心有一处所安歇之地罢了。”     董静欣慰点头,“那么我今日就只与你说一句圣贤言语,我们只在这一句话上做文章。”     林守一正襟危坐,“愿听先生教诲。”     董静问道:“圣人有云,君子不器。何解?礼记学宫作何解?醇儒陈氏做何解?鹅     湖书院作何解?青鸾国昔年桐城派又是作何解?你自己更是作何解?”     林守一胸有成竹,正要回答这一连串问题。     突然发现董先生转过头,望向窗外,比他林守一要分心多了。     林守一犹豫了一下,见董先生没有收回视线的意思,就跟着转头望去。     结果看到一颗脑袋挂在窗外。     董静怒道:“崔东山,你在做什么?!”     崔东山一脸无辜道:“我这不是怕林守一问到了你董静回答不上的道理,太过尴     尬,我好帮你解围嘛。”     董静伸出手指,怒目相视,“你赶紧走!”     传道一事,何等庄重肃穆,结果给这颗臭名远扬的书院老鼠屎在这里瞎捣乱。     崔东山始终用双手扒住窗台,双脚离地,眨了眨眼睛,“我如果不走,你会不会动     手打我?”     董静平稳了一下心神,正打算对这个家伙晓之以理,然后搬出书院茅山主威胁此人     几句,不曾想崔东山已经松开双手,那颗碍眼的脑袋终于消失不见。     董静冷哼一声。     结果崔东山又一个蹦跳,胳膊搁在窗台上,哈哈笑道:“我又来了。”     董静怒斥道:“崔东山,你一个元婴修士,做这种勾当,无聊不无聊?!”     崔东山理直气壮道:“我就是快无聊死了,才来你这儿找有聊啊,不然我来干嘛。”     董静站起身,“打一架?!”     崔东山摇摇头,“君子动口不动手。”     董静气得大踏步走去。     修行雷法之人,尤其是地仙,有几个是脾气好的。     崔东山脚尖在墙壁上一点,向后飘荡而去,挥手作别。     林守一满脸苦笑。     董静站在窗口那边,确定崔东山远去后,依旧等了许久,才返回原位。     崔东山倒是没有继续纠缠,大摇大摆去了几座学堂和几间学舍,见到了正在课堂上     打瞌睡的李槐,崔东山打赏了这小崽子好几颗板栗,将一位在光阴长河中静止不动     的大隋豪阀年轻女子,坐在她身前的那张学堂几案上,为她更换了一个他觉得更符     合她气质的发髻样式,去见了一位正在学舍,偷偷翻看一本才子佳人小说的漂亮少     女,取了笔墨,将那本书上最精彩的几处羞人描写,全部以墨块涂抹掉……     由此可见,崔东山确实是无聊得很。     逛荡来游荡去,最后崔东山瞥了眼东华山之巅的景象,便返回自己小院,在廊道中     呼呼大睡。     石柔“穿着”一副仙人遗蜕,能够行走自如。     没了最后一颗困龙钉禁锢修为的谢谢,想要行走比较艰难,但是坐在台阶上感受光     阴长河的玄妙,还算可以。     崔东山一个毫无征兆的鲤鱼打挺,猛然站起身,吓了谢谢和石柔一大跳。     崔东山突然想起前些年那个名叫李柳的少女,在书院门口那边,对自己所做的那个     恐吓手势。     少女看似不谙世事,不知天高地厚。     崔东山后仰倒地,扑通一声,嘴上哼哼哈哈,一次次出拳,啧啧道:“江湖共主     啊,难怪心比天高。”     崔东山闭眼睡去。     谢谢和石柔几乎同时转头望向东华山之巅。     那边的光阴流水,不知为何仿佛染上了一层浩浩荡荡的金黄色彩。     只是石柔一瞬间,就转头飞快瞥了眼崔东山。     那天当陈平安说出“再想一想”之后,她分明看到背对着陈平安的崔东山,满脸泪水。     崔东山明明已经酣睡,却打了个响指。     石柔顿时腹部如雷鸣,已经数百年不曾有过的感觉。     崔东山转过头,笑眯眯提醒道:“可别在我院子里啊,赶紧去找个茅厕,不然要么     你熏死我,要么我打死你!”     石柔悲愤欲绝,飞奔离去。     崔东山在廊道不断翻滚,嘴上说道:“谢谢,你上哪去找一个会帮你擦拭廊道的公     子,对不对啊?”     谢谢只得附和道:“谢谢谢过公子。”     崔东山趴在廊道上,以凫水姿势,从一头游到了另一端,然后掉转身形,再来一     遍,重复哼唱着“蛤蟆不吃水,太平年呦太平年……”    还在找"剑来"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
推荐阅读: 《苍穹灵动》 《今夜无眠》 《嗷,校医么么哒》 《都市之地主传奇